搏击

完美战神 第三百六十八章 闯入皇家陵…

2019-12-04 12:1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完美战神 第三百六十八章 闯入皇家陵…

这是一座郁郁葱葱的皇家陵园,这里有四季长春的奇异树木,这里有四季芬芳的花草,还有静若镜子般的清澈湖泊,倒映着这一片宁静祥和的风水宝地。(..)

这是大运王朝皇室的陵园,这里躺着大运皇室历年来的皇室成员,从宁静的湖泊的四周看去,大大小小的坟茔错落有致,仿佛这不是墓园,而是乐园。

“站住,来者何人!”突然,有人的造访,打断了陵园的宁静,纵目看去,只见一个少年提着祭奠的物品被陵园的守卫拦阻了。

“这是皇家陵园,没有皇上的手谕或者圣旨,任何人不得打扰陵园先辈们的安宁,请速速离开!”皇家陵园的守卫不多,也就那么区区百人而已。但这百人个个都是百中挑一的高手,个个能以一当十。

“我是周寒,我来拜祭一下建宁。”少年并没有动手,只是平静的说着这话。

不错,这少年正是周寒,看望了岳麓山和那些私兵以及管家爷爷后,他并没有立即返回世外桃源,先去拜祭了一下自己的父亲,然后又来到了这座皇家陵园。

建宁被埋葬在这里的时候,当时的周寒只是一个卑微的少年,这些守卫根本不放他进去。而在周寒从军队退伍之后,也是匆匆不及来探望建宁。

若是周寒两月之后再进入了符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来。

从建宁被埋葬到现在,周寒都没有进来探望过,他不是个合格的驸马,没能够保护着建宁,如果连探望都做不了了,那么他还有什么颜面在心中想起那道魂牵梦绕的身影。

“什么,你是周寒?”陵园的守卫们感受到周寒强悍的气息

,知道他们都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通通都有些惊了。

如果周寒要硬闯,他们决计是拦不住的。但没有皇上的手谕或者皇上的圣旨,他们是不能放周寒进去的,不然他们全部都要被株连九族。

因为这里是皇室先辈们的安息之地,现在又是大运王朝崛起强大的时刻,他们被安排在这里守陵,这是皇室对他们的信任。若是有辜负,惩罚自然是极其的严厉。

“时间仓促,未曾有皇上的圣旨和手谕,请各位行个方便。今日我来祭奠亡妻建宁,不想与各位动手。”周寒的声音依然平静,他也不想和这些守护着建宁的卫士动手。

“可,可……可没有皇上的手谕或者圣旨,我们放你进去会被株连九族的啊?”守卫们个个神情复杂,周寒是军队里面的小战神,功勋卓著,又是武盟的核心长老,地位已经高出皇上了,他们这些小角色,怎么敢阻拦,但他们又怎么敢放周寒进去。

“放心吧,回头我会跟皇上说的,他不会为难你们。”周寒手一伸,一股真气迸发,瞬间结成了结界将所有的卫士都笼罩在里面了。

所有的卫士被困在结界之中,他们拼命的想要破开,但却无法令结界纹丝不动,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周寒缓缓踏入了陵园。

“怎么办,我们被困住了,无法阻止周寒了。”

“罢了吧,这可是周寒,恐怕皇上在这里,也不能阻止他的。”

“唉,谁能够想到,当初那个家破人亡的少年,现在竟然成长到如此地步了。”

“是啊,我还记得这少年曾经想要进入这里拜祭建宁公主,可是我把他赶走的,而今日他并没有动手,只是把我们困住了,这心胸不是常人能比的。”

“嗯,若是这少年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的怨恨,我们今日必然没有好结果的。”

……

看着周寒踏入陵园,一干守卫无奈的很。

这是一片安乐的净土,非常的安静,周寒踏入其中,内心仿佛也开始缓缓宁静起来。

但脑海里面那一暮暮浮现的画卷,却让周寒内心汹涌澎湃。

“周寒,我要把鲜花撒满我们婚礼的每个角落,让每个人都带着笑容祝福我们好不好?”

……

“周寒,要是我将来给你生的是女儿,不是儿子,你会不会嫌弃我?”

……

“周寒,若是有一天我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

记忆之中的画卷总是那么的美好,但逝去的回忆只能是回忆,那倾城的人儿,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周寒走过一座座坟茔,最后停留在一个痕迹相比其他坟茔还比较新的坟茔面前,墓碑上刻字:建宁之墓。

墓碑上只有这四个字,没有立碑人,也没有其他生辰字迹,也许这是皇室不想提及的痛楚,也许这是皇室想要遗忘的耻辱吧。

周寒心中的悲伤到了极点,他曾经答应过要保护建宁的,可是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她的身边,她只能无助的撞墙自杀,自己和骗子又有什么区别?

周寒缓缓在建宁的墓前跪了下来,抚摸着冰冷的墓碑,他在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哀伤,嚎啕起来。

在千军万马之中拼杀,周寒不曾流过一滴泪水。

面临着凶残敌人的追杀,周寒也不曾流过一滴泪水。

而现在,面临着心中挚爱的冰冷墓碑,这个内心坚如磐石的少年,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冲垮了他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这几年来,他一直忍辱负重,一直不敢有半点的放松,他怕那个叫周亮的鞑子跑的太远了,他追不上。

他心中的压力不曾对任何人倾述,他心中的苦闷也从来都是埋藏在心底,在外人的面前,他是坚毅无比的天才,但他其实还是一个少年,他也渴望能够有段美好的姻缘,能够和心爱的人儿花前月下。

但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他不能拥有和同龄人一样的幸福,他只能拼命的压制住内心的想念和伤痛,做着成年人的事情。

……

到了现在,他要做的事情仅仅才完成了一个开始,后面的路子还很长很长,也许他会跌倒,也许他会摔伤,但他的心志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够为建宁做的事情了。

……

心中的苦闷通过泪水发泄出来,感觉好受了许多,周寒拿出了陨尖枪,在墓碑左下角快速的刻上了字:立碑人周寒。

然后周寒又在墓碑的右下角刻上了建宁的生辰,还有她的公主身份,以及周寒和她之间的一些美好事情,直到刻满墓碑右下角所有的空白。

周寒收了陨尖枪,拿出了祭品,这些都是建宁生前最爱吃的雪花糕,南瓜饼等,周寒整齐的在墓碑前摆好,

给建宁倒了三杯她喜欢喝的女儿红,周寒一仰头,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建宁,我不是个称职的驸马,我没有保护好你,这么晚才来看你……”周寒慢慢的烧着纸钱,慢慢的和建宁诉说着心中的苦闷……

皇家陵园有人擅闯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皇室,皇上知道后,大为震怒,正欲派出大内高手前往捉拿擅闯之人,但听闻此人是周寒之后,大运皇上顿时愣住了。立即撤去了刚刚的命令,然后立即摆驾,匆忙前往陵园。

结界里面被困住的守卫见着大运皇上驾临,个个连忙跪伏在地。

“确定闯入陵园的人是周寒吗?”大运皇室看着这些被困住的守卫,这是结界,只有真气境强者才有的手段。

如果来者不是周寒,想要在陵园搞破坏,直接就可以杀死了这些守卫,何必困住他们,也许这来者真是周寒吧,但大运皇上还要再确认一下。

“他自称是周寒。”守卫战战兢兢的汇报,“他看上去也只有十几岁,十几岁就晋入真气境实力的人,我大运王朝除了周寒,也没有第二个人了,所以末将愿意拿性命担保,此人的确是周寒无疑。”

“你们在外面等着吧。”大运皇上叹了口气,对着身边武将说道。

谁能够料到,这虎翼候的儿子周寒竟然成长的如此之快,记得数月前他从边关回皇城受封的时候,还只是后天之境的实力,而现在却已经是真气境强者了,地位高至武盟核心长老了。

若是周翔展泉下有知,也应该瞑目了吧。

大运皇上这时候也是有点庆幸,幸好周寒当时回皇城受封的时候,自己厚封了他,不然今日自己见到他,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呢。

建宁是大运皇上心中的痛苦,也是周寒心中的伤,大运皇室心里不禁冒出了憧憬,若是建宁没有死,她和周寒成亲了,那么周寒现在必然会对皇室万分忠心,大运王朝的皇室江山也将更加稳固。

只可惜这都是自欺欺人的幻想罢了,在那周亮闯入建宁的寝宫的时候,大运皇上知道这事情都不敢阻扰,甚至在建宁死后,墓碑上连建宁的身份都未曾给予。

大运皇上现在对周寒没有抱任何希望憧憬,只求周寒能够体谅一点,仅此而已罢了。

“皇上,不可啊!”

“万一周寒对你不利,我等怎么救驾?”

“你是一国之君,若是你……”

……

一干武将纷纷劝阻。

“呵呵……”大运皇上苦笑着,看着这一干贴身武将,惨笑道:“周寒已经是真气境高手了,他想要杀我,你们又岂能护得住?哪怕是整个皇城所有侍卫集中起来,在周寒面前也不过是一群羔羊罢了。你们放心吧,周寒再怎么说也曾经是忠良之后,他也曾经效忠我大运皇室,我也算是他差点成为的未来岳丈,他不会杀我的。”

说罢,大运皇室不顾一干武将的劝阻,单独一人走入了陵园。

“……建宁,我发誓,一定会拿周亮的血来祭你。但我不敢跟你保证,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做到,因为周亮的起点比我高很多,而且他也跑的很快,他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追赶他,不到没有把握的时候,我不会贸然跟他硬碰,因为我不敢死,我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必须要珍惜它,只有活着才有机会……”

“建宁,你就安心在这里等着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建宁,我遇着了一个女孩,她叫藤香,她人很好,来自雪域高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九泉之下的指引,也许这也是我的一段新的缘分吧。我的人生已经失去过一次美好了,我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也许将来我也会有子女,我会把他们都带到你的坟前来,我会让他们给你磕头,告诉他们,这里躺着他们的一个亲人,一个永远值得他们父亲铭记的女人……”

“建宁,你安息吧,就让这袅袅的青烟,带去我对你的万般思念。”

……

周寒此刻沉浸在和建宁的“世界”之中,没有察觉到大运皇上走到了他的背后,静静的站立着,听着他和建宁的“谈话”,流下了一个父亲无奈和悲伤的泪水……

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怎么样
胶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运城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河南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家
汕头治包皮包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