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生活著的拉格菲爾德

2019-11-09 02:30: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生活着的拉格菲尔德

德国海报是拉格菲尔德的其中一个嗜好他此刻正拿着一张1913年Doyen香烟的广告,作者是Paul Scheurich身后是Walter Schnackenb 巴黎报道 卡尔 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的身份出了名的多:他是一位出生于汉堡的时尚大帝,25年来始终以其现代性的独到眼光让法国传奇品牌Chanel充满活力;他是摄影艺术家,近期他拍摄了冬日里的凡尔赛宫园林,几乎让冷冰冰的石头雕塑焕发出人性情感的光辉;他是天生的艺术鉴赏家,在汉堡、蒙特卡洛、比亚里茨、罗马和巴黎等地用 我喜欢的东西 装点了许许多多个家,这些东西包括18世纪的法国家具、早期大师的绘画、装饰艺术和孟菲斯设计拉格菲尔德在装潢方面的才华已经使他成为一个先锋派的潮流向导,追随者无处不在他的收藏在拍卖场上的表现证明了他的影响力,通常它们的成交价都是估价的两到三倍 拉格菲尔德最近做的一个项目是Chanel移动艺术馆,这是一个纪念Chanel手袋诞生五十周年的当代艺术巡回展,他聘请了普利策奖获得者、建筑师札哈 哈蒂(Zaha Hadid)来设计展览空间在艺术馆的最初几个站 香港和东京 中,法国策展人法布里斯 鲍斯特欧(Fabrice Bousteau)选择了20位当代艺术家的装置,这些作品是他们以Chanel代表性手袋为灵感专门创作的这些艺术家中有日本的荒木经惟;俄罗斯的蓝鼻子(Blue Noses);法国的丹尼尔 布伦(Daniel Buren)和苏菲 卡乐(Sophie Calle);印度的苏伯德 古普塔(Subodh Gupta);美国的戴维 莱文索尔(David Levinthal)10月20日,巡展移到了纽约的中央公园,并在那里一直展到11月9日明年的目的地有伦敦和莫斯科,2010年到达终点巴黎 在巴黎康邦街的Chanel工作室,简 邦德 拉夫蒂(Jean Bond Rafferty)找到了一个与拉格菲尔德会面的机会他正在为年度的女装系列做最后的润饰,不过还是利用一些闲暇来谈谈什么是拉格菲尔德式的生活哲学 你在用让 普鲁维(Jean Prouv )的桌子工作我们正坐在普鲁维的椅子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设计的? 我20年前就开始买普鲁维啦,那时候没人会搭理他这些是给一个学校做的我还有他为里昂信贷银行做的一套桌椅,40张椅子,10张桌子,那是他第一件公开作品我是从一个叫Anne Sophie Duval的商人那儿买的,几乎没花几个钱她是个很好的交易商,很不幸最近刚刚去世现在要是有人跟我要椅子,我就当礼物送给他们 你总是能赶在潮流前面吗? 那些最大的、最美丽的经典画作 印象派的、(我深恶痛绝的)超现实主义的、(我在收藏的)表现主义的,甚至现代艺术,比如波洛克 刚画出来的时候都不贵的可现在你得砸锅卖铁才能买上一件,[当时不买的]借口只会有那么几个,几个说不通的借口:要么30年前那么便宜的时候你都买不起,要么你是个笨蛋,要么你是个瞎子要么你就是想花大钱买点东西挂在墙上,让别人知道你多富如何选择时机是你自己的事你可以去抢过去的东西,也可以像我这样当一个心态健康的机会主义者,先走一步 你走的可真快 但愿如此我是个做时尚的我不停的换衣服、家具、房子和收藏品人生就是一个换字到了某个节骨眼上,怎么也不可能更进一步了,你就得换我的房子里没有家的感觉我没有这种感情我是个绝对自由的,欧洲的,无拘无束的人,我没有占有物品的意识如果你拥有很多东西,缺乏占有意识是件好事 当你在出售这些东西的时候,什么留恋都没有吗? 我把东西留下来纯粹是个玩笑,它们是我儿时家里的家具 就像威尔斯的《公民凯恩》里那样,是你的玫瑰花蕾? 有点像我拥有这些物件,但我不使用它们它们对我来说太小了这是一套美丽之极的毕德迈尔式家具 我在这张桌子上学写字、画画,我母亲还会把她觉得不满意的画放在这里,那些剩下的货色,德国浪漫主义 你是如何跟你的艺术品相处的? 我有许多美丽的早期大师绘画;我把它们都卖了不过现在我有一些收藏是我特别喜欢的,没有挂在墙上,是1905年到1915年的德国海报它们是现代广告的先驱,看上去就像巨大的波普艺术作品,有着惊人的色彩和现代气质它们展示的都是些特别奇怪的产品:AEG的电器、煤炭、巧克力,有时候是交易会,或者展览但它们是超凡脱俗的,而且非常难遇到 你是怎么找到的呢? 我手头有全部的目录,专门有人替我在买有一回其中一个人对我说: 你总不能为了一张海报花掉5万美元吧 我花了将近8万把它买下了一个礼拜后,在纽约的一个拍卖会上,同样是这位艺术家的一张海报 画的比我这张差 拍到了12万美元 但是你没把它们挂起来? 我打算把它们放在纽约的住处它们在法国不对路;完全不是法国的风格我打算用[德意志]制造联盟的风格来装修纽约的公寓,那是一个建筑运动,包括布鲁诺 保尔、赫尔曼 穆特修斯这样的设计师,还有瓦尔特 格罗皮乌斯和勒 柯布西耶的老师彼得 贝伦斯他们在1910年,巴豪斯之前,就做了与众不同的现代派设计我有一套家具收藏,20年前买的,非常震撼,色彩丰富,有鲜红、黄、绿和金色突然之间大家都发现制造联盟了谁都知道维也纳分离派,但是已经没剩下什么了制造联盟就是我心目中的德国,我认同的那个德国 为什么在纽约用这些东西? 我的公寓在格拉梅西公园酒店里面我喜欢这地方,因为它很德国,同时又很纽约 E. B. 怀特的纽约 你现在热衷的是当代设计,马克 纽森(Marc Newson)和札哈 哈蒂这种人的作品 我和他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我买下了札哈做的第一件家具,20年前在米兰给Sawaya Moroni做的 一张5.5米长的沙发你要问我什么叫天才,札哈 哈蒂就是天才 你开始收藏巴黎Galerie Kreo的马克 纽森了 我在伏尔泰堤岸的公寓用的都是Kreo艺术家做的限量版家具:马克、Bouroullec兄弟(Erwan and Ronan)和马丁 塞凯伊(Martin Szekely)马丁做的东西都很棒我最近从他那里拿到一件东西绝对是件艺术品,是一面镜子,用比黄金还贵的硅碳瓷做的他为伏尔泰堤岸公寓做了两张 3米长的桌子 一张是写字的,一张是画画的 用的是白色可丽耐和金属条我把它们面对面放在一个20多米长的空间里,那是我用3个房间改出来的 这个大房间里还有什么? 有一张Amanda Levete的巨型沙发,两张我这些年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咖啡桌,都是Established Sons出的Established Sons是一家英国的设计公司,老板就是Stella McCartney的那位精明的丈夫Alasdhair Willis他和Kreo一样做一些昂贵的限量版,但也有便宜的有一张Amanda的沙发要8万美元,另一张1万,都很漂亮我还有英国设计师Tom Dixon的椅子,两张法国设计师Jean-Marie Massaud的沙发,还有我最爱的雕塑,尼利 纳德尔曼(Elie Nadelman)的《宁静》 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有什么说法呢? 我们处在一个复兴的时代 后巴豪斯、后70年代、后60年代、后这个后那个我喜欢Kreo的地方就是他们发出的是当下的声音在我看来,观念艺术和地景艺术才是天才的艺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詹姆斯 特瑞尔(James Turrell),那可不是用来挂在起居室里的 那么你也喜欢当代艺术? 我热爱当代艺术,但不适合放家里我希望家里只有书照片都不想有 你不打算把你的凡尔赛宫照片放在巴黎的墙上吗? 那儿没有墙,都是玻璃墙,玻璃窗,玻璃门那就是一个玻璃盒子你按下一个按钮,50扇门 每边25扇 一下子全打开了,图书馆就在眼前一边是用来看的书,另一边是艺术书它就像是一艘飞跃巴黎上空的完美飞船,因为走到尽头有一面窗户,可以看到塞纳河、船,还有卢浮宫那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好像生命很短暂,白昼一晃而过,因为那实在是太令人陶醉了穿衣服、脱衣服,一天就过去了 你对书本的热爱很出名 艺术是用来感觉的不必拥有它但我是书的奴隶我不是个藏书家我感兴趣的是书里面的东西 你的书都放在那儿? 我的公寓里,那儿都有我在隔壁[里尔大街上]有一个很大的摄影工作室,前面是一个书店[摆满了关于艺术、时尚、设计、装饰、摄影和园艺的漂亮书籍,还有一些国际艺术杂志],生意不错其实我有三个房子 在那一带[伏尔泰堤岸附近]有三个房子,其他地方还有我把一个9个房间的公寓改成了一个大套间,我一个人住,有一个厨房可以热点吃的,我会打叫人送来那边没有佣人什么人都没有我想一个人待着,就像嘉宝那样我的工作室隔壁是一个大型空间,有一个招待客人的公寓我的图书馆有将近6万本书离开过夜的公寓后,我会到附近吃午饭、待客和看书的排屋去这些地方之间都只有3分钟的路程 吃午饭用的排屋 我喜欢 我是我家的客人我讨厌做饭的气味在这个小排屋里,你知道我打算怎么装修吗?我管它叫法国屋,因为我在里面把18世纪的家具和路易 许(Louis S e)、安德烈 马雷(Andr Mare)的法国装饰艺术掺和到了一起 你好像从来没有丧失对18世纪的兴趣? 从没有,它已经在我心里住下了,但我不一定要住在它里面 在纽约,你是住在约翰 波森(John Pawson)的21世纪设计里的,格拉梅西公园的室内设计是他做的建筑对你同样很重要 现如今,现代艺术和建筑 有什么分别?建筑某种程度上是观念艺术当代艺术的毛病就是花了太多时间在虚伪的思考上面,说的太多,做的太少像特瑞尔这样的人不作解释你得去接收他发出的讯息 在Chanel移动艺术馆的建筑上,你有一个帮手,札哈 哈蒂的那间太空时代的画廊,画廊的那些从空中温柔掠过的白色发光拱板是对Chanel标志性手袋的抽象呼应 札哈做的比我多没错,那是整个展览最好的东西,就像一个可以走进去的布朗库西雕塑干巴巴的后巴豪斯现在把整个世界都占领了,看看那些效仿最初那场天才运动的丑陋大厦和机场,可札哈击溃了它们 展览上的艺术家你现在最喜欢谁? 日本艺术家束芋(Tabaimo)做的那个巨大的井[黑色皮革缝制的边缘,里面是展现充满幻异色彩的生活的录像]是我的最爱我喜欢小野洋子的《许愿树》[覆满了盛开的红花,观展人可以把写着心愿的白纸条贴在上面]它就像是个装饰品,带着一种不加矫饰的轻盈但是我觉得空间里的物件太多了到纽约会不一样又一个春天,又一种爱 虽然那是在秋天人生就是一个变字,艺术也是

什么咳嗽药微甜孩子爱喝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