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龙动九天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筹策!

2019-12-04 13:11: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动九天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筹策!

拥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

龙宇辰爱意流露,紧紧拥着江洛雪,在这一刻,他想把手戴上手铐,这样他便不会放手,永生永世,直至,沧海桑田,你我白头。

拥抱,是无声的语言,拥抱是感情的交流。感受着那温暖的温度,江洛雪百感交集,一直以来的委屈,都烟消云散,幸福充斥着心间。

她为其倾注了热恋的心情,而这个拥抱,正是她一直都想拥有的,渴望的,只不过这幸福来的太过突然,让她措不及手,心中很是惊慌。

想起这数年来的一切,江洛雪柔肠百转,明亮的双眸渐渐模糊,一层水雾,恰似一抹温柔,让她彻底的沦陷了,有晶莹滑落而下。

江洛雪眼中不断有晶莹滑落,声音带着颤抖,道:“几年了,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等不到了。”

这句话,饱含心酸,代表了太多的委屈。

她嘴角带笑,可是却在不断落泪,打湿了脸颊,模糊了双眼,有一种回归自然的质朴美感,让人心疼,发自内心的怜惜。

龙宇辰听得心弦一颤,内心‘嘭’的一声,像是有什么绷断了,眼睛发酸,相拥着这个在自己身后默默奉献的女子,久久难语。

他心中大动,自茯苓岛一别,时间短短几年期,虽不算太长,可是他却经历了颇多,一直都像是在悬崖边上跳舞,动辄就有生死之厄,却不知远方一直有个人在挂念,为他黯然神伤,柔肠百转。

他扶开江洛雪,细心而温柔的将她眼角的的泪珠擦去,随后再次相拥,他不知道自己能説什么,只能是把自己的情意放注在这个拥抱里,紧紧拥抱,像是要融化在一起一般。

“对不起,让你等太久了!”龙宇辰在其耳边轻语,有愧疚,也有现在能够相拥的庆幸。

二人渐渐不语,只沉浸在这幸福中,徜徉,解读对方的情意。此刻,一切尽在不言中,沉默是最好的交流。

“哎呀,羞死了。”xiǎo灵儿看着二人又哭又抱,完全将自己忽视了,不由委屈的説道。

xiǎo灵儿的话,虽轻,但也将二人惊醒,龙宇辰脸皮厚,倒是没有感觉什么,只是狠狠地瞪了xiǎo灵儿一眼。

而江洛雪就不行了,脸皮薄,在龙宇辰和xiǎo灵儿的注视下,俏脸粉红,满目羞涩,最后,娇嗔的白了二人一眼,一跺脚跑进了屋里,那一抹风情,动人心魄,鬼神难挡。

“你个xiǎo混蛋,就知道搅局。”龙宇辰敲了xiǎo灵儿的脑袋一下,笑骂道:“这是给你留的雷源液,喝完了,帮我把胖子他们几个人叫来。”

説着,在这期间,龙宇辰喂了xiǎo灵儿几口雷源液,雷气浓郁,生气十足,馨香沁入心脾。

恋恋不舍的看着龙宇辰将雷源液收起来,xiǎo灵儿一双大眼充满了不舍和回味,而后在龙宇辰的催促下,终于出去去找花无类他们了。

不多时,花无类几人便鱼贯而入,每个人都面色红润,精气十足,精气神都有了长足的长进,与昨日不可同日而语,显然,这都是地心灵乳的功效。

众人接连入座,看着龙宇辰那稍带严肃的面色,以及现在这个时刻叫他们来,定然是有了不得的大事要商量了,一个个也纷纷收敛了平日的喧闹,脸上不自觉的带上凝重之色。

“各位,不知你们谁对‘杀手联盟’有所了解?”龙宇辰略微沉吟一番,声音有些阴沉地説道。

“我靠,你怎么惹上杀手联盟了。”良久,花无类一声惊呼,面色倏然大变,其他人的面色也是有些苍白和骇然,眼神中带着惊惧。

“不是我惹他们,而是他们在半路狙杀我。”龙宇辰有些无奈地説道。

杀手联盟,这个让天下dǐng级道统都要为之变色的传承,花无类他们全都发怔,半晌説不出话来。

“据我所知,杀手联盟这个组织,从来都不会主动杀人,若是杀人必定是受他人雇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杀手联盟正是信奉这个道理。”花无类重重看了龙宇辰一眼,而后边渡步,边对众人説道。

“宇辰,你惹到什么人了?”云飞扬几人听完花无类所説,都不由看向了龙宇辰。

“要我説,肯定是封舒赫那混蛋。”鬼幽脾气火爆,性子直率,一脸愤然的骂道。

“封舒赫?不可能。”龙宇辰听后摇了摇头,慢慢开口道:“据我估计,百分之八十是瀛洲的人。”

“瀛洲?”众人听后,感觉有些不解,毕竟瀛洲距这里,远不知几何,若是普通人,恐怕是没个数十年都无法到达,就是修士单单飞行,都得所需数年时间。

“唉,説来话长。”龙宇辰思虑一番,决定将瀛洲诸敌的事情透露一下。

“当年,我们龙家xiǎo辈前往海外茯苓岛外出历练,也正是在岛上,因缘巧合之下,我以辰宇之名,结识了洛雪等一众瀛洲修士,后来因我得到了阴阳宗的传承,一些人起意,欲夺我传承,阴阳宗的前辈为救我而致使灵识消散,化为青烟。”

“而我则冲冠一怒灭了其中的柳辰飞,以及林虎、林豹两兄弟,在最后,更是引动九天雷劫,借雷劫之力,灭掉了洛雪家中的两位客卿。而仇怨就是那时结下的。”

“前不久,我与洛雪相逢,从其口中也是探知到了一些消息,江家已是放下了仇怨,而玄柳宗和林家却是没有,我想此次杀手联盟狙杀与我,与其肯定分不下关系。”龙宇辰将当年旧事,为众人娓娓叙来。

听了龙宇辰的话,面前众人具是满脸骇然,内心掀起了惊天骇浪,饶是花无类算是对龙宇辰犹有了解,可还是被这事情吓了一跳。

“雷劫,阴阳宗传承,灭客卿宇辰,越是和你接触,越是发现你被一团迷雾包裹着,让人无法看清。”众人感慨连连,满眼复杂,更加看不清面前的少年,明明很熟悉,但又像是横亘着一道天堑,陌生的不敢认同。

“为了生存,我也是没有办法,説实话,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们,不是我不想説,而是不能説,不然我丧命事xiǎo,龙家的生死安危也是保障不了。有些事,慢慢你们都会在以后知道的。”

龙宇辰想起心中的众多隐秘,也是感慨万分,明明只是年岁很xiǎo的少年,却布满了岁月的沧桑,像是一位亘古弥留的老妖,叫人看不透。

“没事的,每个人都有之事,你也不必介怀。”众人看着气质大变的龙宇辰,也是纷纷出言安慰道。

“宇辰,你那些事,你不説你自有计较,我们也不会过问,以后总会知道的。而眼下,还是想办法先解决杀手联盟这件事吧,这可是棘手的大事情。”花无类拍了拍龙宇辰的肩膀,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杀手联盟此次折戟未归,并不代表他们放弃了,相反他们会更加强烈的报复,这才是让人烦恼的事情。”云飞扬因云家的身份,也是知道很多隐秘,凝重的説道。

“这只是其一,我想杀手联盟这回能够找上你,也只是瀛洲那边授意的事情,所以説,那边只是此事背后的主谋,而我所料不差,在我们周围肯定有来自瀛洲的人,这些人,一是为了打探宇辰你的真实身份,二就是请杀手联盟出手杀你。”

“毕竟,五大陆和海外修士有约定束缚,瀛洲的人并不可胡乱作为,而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一是预防杀手联盟的刺杀,二就是想办法将瀛洲隐伏在我们身边人找出来,不然只会更加被动。”

此刻,花无类没有了平日的平日的嬉皮笑脸,宝相庄严,浑身白芒起伏,他催动光门神诀,窥探冥冥中的一缕天机,令他脑洞大开,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晰。

“恩,你所説的,正是我想的事情,不过第一diǎn还可以预防,毕竟现在我身处学院,杀手联盟并不敢前来袭杀,至于,第二diǎn,那就难了,茫茫人海,一个人想藏起来,就太简单了。”龙宇辰食指轻轻叩响桌面,眉头蹙在了一起。

“这个也简单,要知道,我们光明一脉,可是不仅被人称为光明一脉,还是被称为预言一脉的,以我能力,再加上洛雪相助,我想找出此人来不在话下。”花无类裂开嘴大笑。

“是啊,宇辰,有这算命的,此事应是没有问题了。”云飞扬説道。

“你丫,説谁是算命的呢,爷这叫预言师。”花无类指着云飞扬一阵吐沫星子飞溅。

“得了吧,算命的就説是算命的得了,説什么预言师,你丢不丢人。”云飞扬斜瞥了花无类一样,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

看着二人的嬉闹,众人有diǎn错愕,不过也正是因为二人的作为,倒也是让屋内沉闷气氛散开了许多,不再那么凝重了。

“我先不和你计较

,对了,宇辰,洛雪人呢?”花无类疑问道。

“洛雪姐姐害羞,回屋里去了。”一旁抱着灵药啃得正欢的xiǎo灵儿,口齿不清的嘟囔道。

听了这话,众人一怔,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龙宇辰一眼,眼中的戏谑,让龙宇辰禁不住老脸发红,只得狠狠的瞪了xiǎo灵儿一眼。

“什么时候的事啊,xiǎo灵儿?”花无类贼兮兮的递给xiǎo灵儿一株灵药,打听着个中八卦。

“恩。”xiǎo灵儿一本正经的收下灵药,道:“就刚才表白的。”

“哈哈哈”听了xiǎo灵儿的话,众人再也忍不住,纷纷哈哈大笑,花无类和云飞扬更是笑的直不起腰来,就连肖潇也是笑的满脸通红,乐不开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