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妞非在下第074章药铺选药

2020-01-25 10:1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妞非在下 第074章 药铺选药

“那好像是宗门的潜星弟子萧若瑶?”

“是呀,昨日放榜台上远远看到过,好像就是她。”

“可惜已经组队了,不然可以考虑拉拢过来。”

“半年后再说吧,或者现在搞好关系。”

当吴喆一行人走到镇上时,一路上已经碰到过五六支其他队伍了。

很多弟子远远地对吴喆拱了拱手表示好感,吴喆也拱手回礼。很多人早看到她在放榜台时的动作,习惯了她身为女子却如男子拱手的礼节,也没有什么觉得不对劲儿的。

新晋弟子的组队不允许出齐国境内,昨日又是刚刚主队完毕,大都在附近晃悠,热闹的斩羊镇自然是选择之一,碰到其他队伍也就很容易。

“你是名人啊,我们和你在一起都沾光。”穆清雅打趣吴喆,用手语比划着。

“可不是嘛,希望等一下买东西的时候,你的身份能够帮我们省钱。”自恋公子舍得为朋友花钱,但不是乱花钱的主儿,说道:“我一向怕自己的帅气太过招摇,有你在倒能分担一些目光了。”

对于自恋公子的语气吴喆早就习惯了,仅叹了口气:“名人容易死,估计要是打起来,肯定拿我当第一下手对象。”

扈云伤在旁认真道:“我会护得你周全。”

“回护我是穆清雅的任务,你别打乱队长的布置。”吴喆警告道。

扈云伤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不有必要考虑换身衣服了。”和第四个队伍打过招呼后,吴喆觉得换套服饰,也许很多人就不认识自己了。

“啊?为何换套衣服?”自恋公子诧异道:“我还以为你今早没有换衣服,还是昨天的蓝裳紫带,就是因为想让别人认出你了。”

“你当我是你啊?就知道装帅。”吴喆哼了一声。

旁边的穆清雅用手比划凑趣:“我也是这样想的,还以为萧大小姐要显摆一下。”

“我可不是大小姐,而且懒得换衣服。”吴喆白了一眼。

穆清雅完全不理解。寻常女子只要生活允许,在这种春末之季常常每日换一套衣裳。

吴喆就完全没有这种概念了,能穿就穿,甚至睡觉都不脱,充分保持了宅男属性。

宗智联作为队长还是相当大方的,许诺道:“等一下直接找地方帮你们买上几套。”

齐国数年来还算太平,发展也算不错,镇上的住户和往来客商不少。

这个镇子对于习惯了两千多万人口大都市的吴喆来说,简直属于寒酸了。但穆清雅等人还算是满意的,开始有针对性地查找

刚进镇口就有一家药铺,吴喆等人走了进去,扑面而来就是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道。

药店店伙计一见是仗剑宗的弟子,立刻殷勤地迎了上来奉茶。

扈云伤和宗智联不懂药材,就坐在门口喝茶。

这个世界的店铺与吴喆原本世界有很大不同,医者较少,各种草药大多由个人采购配置。还有大量的丹药用料等,只不过在斩马镇这种规模的地方货品并不多而已。

药店里已经有一个小队的三名弟子在了,两男一女,正在挑选药材。

“那边的黄芩为我秤上三钱,北沙参取来拇指长一根……唉,好多材料都没有。”一名黄衣女子就是其中最核心的挑选药材者,似乎有点门道,两个男的都是帮她忙活。

吴喆等人进来时,那三人看了一眼,注意到吴喆后也不太在意,连招呼都没有打。

特别是那黄衣女子,直接眼角抿了一下,似乎对吴喆相当不满。

这有点不对了,宗门之内一般不会如此,吴喆顿时留意。

“她好像挺讨厌你的。”穆清雅在吴喆走到药架前时,凑过去用手语暗暗比划。

“也许她与林朝颖交好。我们买我们的,别搭理他们。”吴喆也不想多事,用手语回复穆清雅,然后从展示的货架上拿了一点药材看。

这个药铺有点像另一个世界的超市,很多药材是摆在书架般的架子上。只不过摆出来的样本不卖,免得发生分歧或被弄污,当买家决定买后再由店伙计从内库取药。

相当进步的销售方式啊,吴喆挺惊讶的。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玄武为尊,导致伤病什么的非常常见,反而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

“什么破斩羊镇,就你们这么一家药铺,连个像样的药剂材料居然都凑不齐。”黄衣女子在另一边抱怨着。

店伙计只能陪笑着说抱歉。

药店外堂的药架上摆放着的药材很多,但都不是名贵的。不过吴喆并不介意,她关键是想试验一下自己学习的《药经》上册是否有用。

当吴喆的目光掠过各种药材时,脑海中对应地出现了名称和介绍。这在以前没有出现过,应该是学了上册的《药经》导致。

随手捻起几颗墨菊,吴喆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许多化学方程式一般的填空项目。其中墨菊一项亮起,而由此牵连出许多相关的药剂组合。

真方便!吴喆欣喜。自己这进化机体的头脑简直犹如万能计算机,而且简易化了药剂组合,让繁复的中药调配配方变成了犹如游戏中的药剂组合过程。

放下清火为主的墨菊,吴喆开始找田七等伤损配方。

吴喆扫视了一大圈后,确定了现场原料都有的一个配方,叫道:“伙计,为我秤田七、淮山药各一两,散瘀草、苦良姜、老鹳草、白牛胆、穿山龙各三钱。”

另一边在挑选的黄衣女子闻声诧异地瞧过来,不知道吴喆配的是什么药剂。

吴喆又连续点了近二十份药材,似乎能组合出什么神奇的药剂似的。

怎么回事?这个药材如此匮乏,她怎么点了那么许多?那黄衣女子好奇心大起,又不好意思问过来,只能强制忍住。

黄衣女子又仔细想那些药材组合,怎么都理不出一个头绪,不知道能配出什么药来。

不会吧,难道这个萧若瑶竟还精通药石之术?黄衣女子心中惊讶。

这时,药铺外走进来一个老药农模样的老头,一身脏兮兮的采药麻衣,怀里似乎揣了个东西。

他畏畏缩缩地找伙计说了什么,又给伙计看了看怀里的那个东西。

那伙计伸出三根手指说了什么,老头却摇头不允。

“拿来我看。”黄衣女子心念一动,知道这个药农是要卖东西。

门口的扈云伤、宗智联,都将目光投了过来。

平定县医院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贵阳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潍坊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秦皇岛妇科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