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美国国内秘密监视政策的前世今生

2019-12-05 02:20: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国国内秘密监视政策的前世今生

中评社香港6月13日电( 孙仪威编译报道)2001年, 9 11 恐怖袭击让全部美国为之颤栗。对美国政府来讲,最大的震动在于:策划袭击的恐怖份子是以合法的身份来到美国、学开飞机、用普通和普通络电子邮件联系,最终成功地组织和实行了这次恐怖袭击的。恐怖份子就在生活在美国人之间!一时间,美国本土安全随着双子大厦,在浓烟与火焰亦显得岌岌可危。

美国痛定思痛,决心要加强本土安全、防患于未然。于是,紧随 9 11 之后,美国国会进行了大规模的立法来支持反恐行动。然而,在这些立法中,有几项法案极具争议性,它们极大地增强联邦政府搜集和分析美国民众私人信息的权力。例如2001年的《爱国者法案》(USA PATRIOT Act,这个法案以避免恐怖主义的目的,扩张了美国警察机关的权限。根据法案的内容,警察机关有权搜索、电子邮件通讯、医疗、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等)。对此,支持者们认为,为了揭穿与遏制恐怖主义的阴谋,监视的权力还需要放得更宽。但与此同时,批评者们则认为,过于宽泛的权力会侵犯民众的个人隐私。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副总编约翰 马斯特斯(Jonathan Masters)近日撰文,就美国本土秘密监视计划的来源、发展、如何被披露,以及美国民众的反应与看法进行了论述。

文章指出,2005年,媒体报道揭穿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无证监视计划(warrantless wiretapping program)。在该计划下,国家安全局通过取得行政命令的授权,可以在未获得许可证的情况下,只要国家安全局认为这则通讯的一方位于美国境外(即便另外一方位于美国境内),对、路活动(站阅读记录和电子邮件等)、短讯,以及其它电子通讯记录进行截取。

该计划一经披露,美国瞬时舆论一片哗然。布什政府遭到了民主党人士和民间维权组织的强烈谴责。类似的,在本月,国家安全局星罗布的国内秘密监视活动也遭到泄密,奥巴马政府也因此受到了政府监督组织(atchdog groups)的谴责。这则事件引再次发了人们对于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之间平衡问题的辩论,同时,呼吁改革的呼声亦被激起。

争议:小布什政府的国内秘密监视政策

9 11 以后,小布什政府直接截取 任何进出美国的,与 基地 或其他恐怖组织有联系的相关人士的国际通讯。 按照正常程序,政府必须要先获得对外情报监视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又译作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的许可,但小布什政府并没有这么做。

对外情报监视法庭创建于1978年,在那之前,美国政府的本土谍报行为十分猖獗。于是设立该法庭作为一个中立的监督者,由它来为政府机构的秘密监视行为进行授权。

2005年底,国家安全局的秘密监视计划被《纽约时报》曝光以后,美国前司法部长阿尔贝托 冈萨雷斯(Alberto nzales)为小布什总统辩护,称,总统有宪法与国会法令的合法授权,可以地对 有理由相信与 基地 组织有联系 的美国民众进行无证监视。

2001年,小布什总统签署了《授权使用军事力量》决议(Authorization for Use of Military Force)来开展反恐行动。该项决议(虽然没有特别提及有关秘密监视方面的内容)赋予了总统广泛的权力使用任何必要的气力来 针对任何计划、授权、拜托或者支持 9 11 恐怖袭击的国家、组织或个人。 小布什政府表示,决议赋予的权力包括了可以秘密搜集国内任何有关 基地 及其联盟组织的情报。

文章称,小布什政府坚称,在当今危险的环境中,作为一种执法机制,《对外情报监视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又译作《外国情报监视法》)已经过时了。它太耗时且具有高度的不稳定性。政府官员将国家安全局的秘密监视计划描绘成一种 提前预警系统 ,它具有着 军事行动的本质,要求迅速与灵活

。 另外,白宫方面也强调,该计划主要用于监视外国的恐怖分子,而非用于对内,并公然称秘密监视行动为 恐怖分子监视计划

。 但是反对者则称其为 国内特务。

迫于国会的压力,冈萨雷斯于2007年1月宣布终止无证监视计划,同时也放弃了对对外情报监视法庭的监管。但是关于计划合法性的问题始终缭绕于国会之中。几个月后,冈萨雷斯宣布辞职。

文章称,华盛顿曾信誓旦旦地立誓称,在以后的行动中,他们一定会向对外情报监视法案申请国内监视的许可证。但是,好景不长。2007年7月,就在冈萨雷斯刚辞职几周以后,情报官员们便迫使立法委员进行紧急立法:在对外情报监视法案的监管下,扩大情报部门的监视权。这样一来,便影响了美国政府截获来往于美国境内的外国电讯的能力。

同年8月,小布什总统签署了《保护美国法》(Protect America Act),此法案赋予了司法部长和国家情报机关主管暂时的权力去授权国际监视。但是,这项权力原本是应该赋予给专门的情报法庭的。这也有表明了,对美国政府来说,对1名 有足够理由认为 位于海外的人来讲,实施秘密监视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许可。

争议:奥巴马政府的国内秘密监视政策

文章称,本月,两部国家安全局的秘密监视计划都陆续被媒体曝光了。其一为《卫报》披露,一个隶属对外情报监视法庭的机密机构要求美国最大的无线运营商之一的威瑞森(Verizon)公司向国家安全局递交成千上万美国人的通话记录

。为此,奥巴马政府饱受民间权利组织的谴责。

奥巴马政府为其辩护道,该监视计划是合法而范围有限的,同时,它能有效地预防恐怖袭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 克拉珀(James Clapper)称,他们并没有监听内容,只是当某些 有足够的理由怀疑 与境外恐怖机构有联系的时候,他们才会要求提供元数据。

专家称,白宫很有可能以《爱国者法案》第215节为藉口,来秘密监视公民的私人信息。该法条规定

,美国政府可以查看任意实体文件,只要为抵抗国际恐怖主义和间谍活动所用。

其二,为《华盛顿邮报》披露的一个独立的国家安全局与联邦调查局的联合机密计划,代号 棱镜 。该计划触及来到自几家美国技术公司的电子通讯数据,包括音频/视频聊天、电邮、照片和其他媒体数据。据报道,该计划始于小布什当政时期。奥巴马政府称,该计划只着针对非美国民众。但是,一些立法者也曾发出警告,称该计划可能会让无辜的美国人遭受 秘密搜查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

2013年6月,事态变得严重起来

向媒体披露了上述几个国家安全局秘密监视计划的人名叫爱德华 斯诺登(Edward Snowden)。他曾在中央情报局与国家安全局工作过。据他所说,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公民的自由免受侵害。 国家安全局建立了一种基础设施,能让它截获任何想要的东西。有了这样的能力,无需设定目标,绝大多数人们的通讯都将被自动截取。 斯诺登对《卫报》说, 如果我想看你的电邮或你妻子的,我只要稍1拦截,我就能得到你的电邮、密码、通话记录以及你的信用卡资料。

但是,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却公然进行否认称,事实并不是如本来媒体的报道所报道的那样 棱镜 为一个单方面挖掘美国电讯服务器的 秘密搜集或情报监视 计划。反之,克拉珀指出,该计划涉及范围有限,而且 早在2008年立项之初就被广为知晓与讨论了。 同时,克拉珀还特别指出,据《对外情报监视法》第702节,该计划是遭到法律许可的,它可以直接针对任何国外的非美国民众进行监视,而不需要得到特定的法庭令。

文章称,许多美国国家议员都迫切要求尽快对斯诺登进行起诉。奥巴马政府也将斯诺登的案子移交至司法部。同时,也让情报部门来评估他的泄密对国家安全造成的损害。5月,斯诺登飞往香港寻求政治庇护,逃避被引渡回美国。

但据法律专家称,斯诺登的情况很难取得政治庇护。首先,除泄密的事情之外,很难指出他在美国将会受到其他方面的迫害。再者,斯诺登的罪名为泄露触及国家安全的高级机密,这很可能被定性为 严重的非政治性犯罪 。如果罪名确实如此,那他将自动失去政治避难的资格。但是,分析家们也指出,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政治避难法律,所以斯诺登的情况究竟如何还很难说。

对国内秘密监视政策的质询

文章称,国家安全局的行为一经表露,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国会议员们都立即要求对政府过于宽泛的监视权利进行重新审视。尽管支持这几项具有争议性的计划,高级参议员黛安 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与约翰 麦凯恩(John McCain)都支持要求国会就国家安全局秘密监视计划召开听证会。

而参议员罗恩 维登则直言不讳地对国家安全局宽泛的权利提出抨击。他还打到白宫要求详细列出具体那些美国人被秘密监视了。在过去,国安局称他们在技术上无法实现量化这些数据。

批评人士指出,即使如奥巴马政府所言, 这些计划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以内展开的 ,但他们已经侵害了法律的意义和民主社会的价值观。一些民间自由权利捍卫者们发出呼吁,要对《爱国者法案》和《对外情报监视修正法》中能赋予政府具有争议性的监视权力的条款进行一次彻底的复查。

文章称,民间自由权利捍卫者们常常质问:美国政府的秘密监视计划是否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即, 任何公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查封,没有合理事实根据,不能签发搜查令和逮捕令,搜寻令必须具体描写清楚要搜查的地点、需要搜寻和查封的具体档和物品,逮捕令必须具体描述清楚要逮捕的人。

与此同时,许多观点也都指向了1972年的美国地方法院对美国政府案(United States 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即 凯斯案 ("Keith"case)。当时,美国政府在密歇根起诉三名被人告,称他们意图破坏政府公共财产,被告人之一还意图对美国中央情报局位于密歇根安阿伯市的办公室进行炸弹袭击。在审前动议中,辩方要求美国政府出具所有的电子监视记录信息。但当时尼克森政府的司法部长翰 米歇尔(John Mitchell)却谢绝了这一要求,称,根据《1968年综合犯法控制和街道安全法》,他可以无证授权秘密监视 任何明显而清晰的意图破坏政府的人或行为 ,并且无需给出任何消息来源。

美国密歇根东区地方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Eastern District of Michigan)驳回了这1拒绝

,并要求美国政府出具所有秘密截取的关于被告的通讯记录。后来,官司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举行了听证会,经审议,宣布了美国政府的无证监视行为侵犯了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属于违宪。从此,最高法院做出决定:即使是在面临危及国家安全的情况下,美国行政部门也无权在无证的条件下在美国本土对任何美国公民进行秘密监视。(但是,过去几届政府称,该决定并不涉及针对来自国外实体的电子通讯。)

文章指出,一些法律学者们呼吁应就政府的国内秘密监视行为开放出更高的透明度。哈佛法学院教授诺阿 费尔德曼(Noah Feldman)教授撰文称, 国家安全局要求威瑞森公司上交通话记录这一行径,似乎是对《爱国者法案》第215节做出了最为极限的解读。 费尔德曼教授指出,虽然国家安全局对于法条的解读可能是正确的,但在事实上, 这违背了社会民主和法律规范最基本的原则。

即使如此,许多民主党与共和党人都称国家安全局的秘密监视计划在本质上仍是行之有效的反恐工具。美国政府官员称, 棱镜 计划在2009年成功地阻止了一起针对纽约地铁的炸弹恐怖袭击。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马克思 布特(Max Boot)称,美国情报界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 它对特殊情报的使用,也就是截获到的通讯。

麦凯恩在今年6月于美国有线电视(CNN)的讲话中强调了恐怖主义的威逼久长存在,反恐行动将旷日持久。他说, 我想,如果现在是2001年9月11日

,对秘密监视计划,我们或许不会有像今天这么多的争议吧。

后记

这份报道出自于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美国国会的助理机构,为立法问题、召开听证会等有关事宜提供谘询,该机构本身无党派立场。)的研讨报告。该研讨主要为:在美国历史上,出于犯罪调查、国外情报获取和国家安全目的,针对由政府主导的,针对私人信息截取的宪法解读与法制理解。

当时的研讨主要基于针对2012年12月《对外情报监视法》第7篇重新授权的审视。该授权可以让美国政府针对任何美国或非美国人进行秘密监视。

研究员丹尼尔.普列托(Daniel ieto)在国会研究服务部的工作报告中指出,商业数据的反恐使用,是对公民自由权利的挑战,为此,应该制定出更为全面的法律法规。而现在,正是一个绝佳的契机。

新视界医院顾雪芬
大同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杭州治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宝鸡市中医院怎么样
河北治疗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