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七转天星变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黄家主家(下)

2020-01-16 16:4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转天星变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黄家主家(下)

“果然!”赵毋奴气一阵不畅,他离开这么久,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最后赵毋奴答应了黄浪义的请求,只不过黄浪义心中倒是留下了不少疑惑。

一天之后,赵毋奴一行人终于赶到残风城,再临残风城,又是一番滋味。

赵毋奴骑马悠悠闲闲的跟在后面,黄浪义自然是不可能还让他做马夫,想要邀请他入马车,但赵毋奴更喜欢这样的悠闲。

进了残风城,赵毋奴一行人的速度不快,骑马走到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到黄家主家。

“赵兄,到了。”黄浪义下了马车,看着宏伟富贵的黄家大宅,上面已经张灯结彩,转头对赵毋奴道。黄浪义老是一声声前辈前辈的叫,赵毋奴有些受不住,干脆平辈相论,不过黄浪义还是对赵毋奴保持了足够的尊敬。这倒是让黄雷有些不爽了。

“哈哈……浪义族弟,欢迎之至啊!”还没进门槛,只见一行人走来,为首一个华服青年,朗笑着对黄浪义道,态度十分热衷。

“黄风族兄!”黄浪义微微一笑,对华服青年抱拳道。

“浪义族弟,别站在那里了,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赶紧进来歇息才是!”黄风朗笑道,看见黄浪义似乎十分开心。

“好。”黄浪义diǎndiǎn头,进了黄府。

黄风带着黄浪义到了安排的住所,黄家大院十分之大,黄浪义的住所是一个清雅xiǎo筑,在残风城这等地方实为难得。

看着清雅xiǎo筑,黄浪义不禁感叹,这xiǎo筑是他母亲手里传下的,他虽为庶子,但黄家还是为他留了这个xiǎo筑。

黄风和黄浪义进了房间,赵毋奴也跟着走了进去,而黄雷其他人则驻守在外面。赵毋奴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不禁微微diǎn头,这建筑xiǎo筑之人十分有心,整个环境清新淡雅,住在这里心境不觉宁静。

赵毋奴微微diǎn头,一个人欣赏着周围的环境和建筑,而黄风和黄浪义的对话倒是没怎么关心了。随便找了座位坐着,左右无事打量起房内布置摆设。

“放肆!”突然一声暴喝,赵毋奴眉头一蹙,闻声转过头去。

“这里岂是你一个奴才之人能坐!跪下!”黄风猛拍桌子,看着赵毋奴大喝道。听到黄风的话赵毋奴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奴才?跪下?

看着暴怒的黄风,看到赵毋奴神色有异,黄浪义忙不迭的跟黄风解释道:

“黄风族兄,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不是下人。”

“哦?”黄风眉头一挑,重新打量了一下赵毋奴,只见他穿着普通,相貌更是不用説,一旦钻入人海都找不到这张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面孔,而且身上还无半diǎn灵力,怎么看都是一个下人。

“浪义族弟,这种朋友……族兄都摸不着你的心思了。”黄风似笑非笑的説道,神色怪异。嘴上説着,心中却在暗骂:

“果真是个没出息的庶子,跟一个下人做朋友,烂泥扶不上墙!”

黄浪义微微一笑,没有説话,没有解释。而赵毋奴坐在一旁则看都没有多看黄风一眼,只要他不得寸进尺,他才没心情跟这种人计较。

看见赵毋奴的模样黄风脸色微微一沉,不过没有説其他,对黄浪义道:

“浪义族弟,刚才见你们马车马匹上都沾有血迹,难道路途发生了什么事?”黄风瞅着黄浪义,似乎是不经意问道。

黄浪义微微叹了口气,説道:

“我们在路上遇到一批响马,战死了几个兵卫,侥幸逃了出来。”黄浪义脸上流出几丝忧伤,为那个几个战士的兵卫哀伤。

“岂有此理,浪义族弟,是哪路响马,竟敢截我黄家之人!”听到黄浪义的话黄风出奇愤怒,説道。

“浪义族弟,你告诉我是哪路响马,我立即带人去灭了他们!”黄风霍然站起身,满脸愤然。

“黄风族兄,不必了。”黄浪义收回脸上的哀伤,摇头説道,

“那批响马已经被我们尽数斩杀。”

“哦?”黄风眉尖一挑,看着黄浪义脸上的怒意渐渐消了下来,似乎是松了口气,説道:

“那就好,只要浪义族弟无事就好。”

“浪义族弟,你也累了,先休息吧,明日便是林东族兄婚礼了。”

“劳烦族兄了。”黄浪义站起身,抱拳道。

送黄风出了房间,黄浪义面无表情的坐在座椅上,赵毋奴看在眼里没有説话,家族竞争十分惨烈,勾心斗角,身在家族之人若是不时刻提心,恐怕下一刻就会死在自己的兄弟手里。

这次响马阻截恐怕就是这个黄风的杰作,就算不是他至少也是幕后黑手之一。

没有和黄浪义多説什么,对方家族的事情他不宜插手,现在主要就是林心语的事情。随便住了一个房间,赵毋奴坐在凳上不禁沉思。

现在离婚礼只有一天了,若是顺利举行完婚礼那就一切都晚了,现在最好是立即就去救林心语出来。

可黄家不同于林家,林家最多也只有一个灵士老祖,但黄家是中等城池,高手众多,灵士层次的高手不在少数!

他想要在黄家之中带走林心语就算使用血咒也不可能,到最后不光会害得自己丢了性命,也会让林心语遭遇不测。至于九纹青翼,更是不能使用,否则他就算逃了出去也会成为所有人击杀的目标!

“唉……”赵毋奴微微一叹,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事情极为棘手,只能待明天再看了。

翌日清晨,黄府热闹非凡,就算僻静的xiǎo筑之地也能听到锣鼓喧天,人声鼎沸。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黄浪义一早就叫赵毋奴去参加黄林东的婚礼。

“啧。”半路遇到黄风,只见他愁眉紧锁,似乎为什么事情而烦恼。

“黄风族兄,怎么了?”黄浪义见黄风神色难看,眉尖微微一挑,问道。

“啧。”黄风看了黄浪义一眼,仍是愁眉紧锁,迟疑了一下説道:

“这林东族兄婚礼就在今天,但林峰族兄却迟迟不见踪影,林东是他亲弟弟,他不来未免不美。”

“哦?”听到黄风的话黄浪义眉尖一挑,十分意外,这亲弟弟结婚到现在都还没来,这太不正常了。黄林东和黄林峰都是家主之子,而黄浪义只是家主之弟与一个丫鬟酒后用强生下来的,在黄家地位极低。后来黄浪义之母被逼死,他父亲觉得亏欠,就尽力留了xiǎo筑给黄浪义。

“黄风族兄,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想林峰族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不久后便会回来。”黄浪义开口安慰道。

四川省生殖医院电话预约
上海六一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蚌埠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广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白癜风医院厦门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