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云商凰朝第五十九章动怒

2020-01-22 22:3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商凰朝 第五十九章 动怒

太后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这些歌声令她震怒,又让她十分的烦恼。她沉着脸,杏一行文武大臣继续赏灯,今日宫有花灯五千盏,这个数目应该比京都的花灯要多上一倍。落雪看着花灯,听着歌姬唱《离别歌》落雪突然来了兴致,她偏过头看着齐远道:“大王,不如咱们来猜灯谜如何?”

见落雪这么有兴趣,齐远自然乐意,其实他们已经听到了有文武大臣开始在互相猜灯谜。

“那是大王您先出题,还是昭平先来呢,还是大王您来吧。”落雪道。

齐远抚着下巴,想了一会儿道:“曲,猜一诗句。”

落雪和齐云也想了很久一会儿,这个“曲”字和一人的诗句有关,想了一会儿落雪道:“对酒当歌。”

“不错,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说完,齐远笑了起来,不过他也暗暗称赞落雪的博学。

现在轮到落雪来了,她知道很多灯谜,知道这个皇帝也是博学。太难的她暂时不出,笑了一笑道:“夫人何处去?”

齐远想也没有就脱口而出道:“二。”

六王爷齐云用折扇敲了敲落雪的脑袋,然后不屑的骂道:“你当我皇兄是弱智吗,这么简单的问题,用大脚趾也能猜得出来。”落雪摸了摸脑袋,笑着回应道:“是啊,这个二字特别适合你,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二就是二,还能有什么意思?”齐云不懂,就连皇帝也不知道,其实落雪也是突然想起这个二字来。潜意思中告诉自己,这个“二”应该是骂人的,意思就是幼稚和不成熟的表现。

“不懂也罢。”

“莫名其妙,继续猜谜啊,别停下来。”六王爷道。

“六弟,你也来吧。”

“得了,我才不喜欢这些东西,咬文嚼字累心。八弟,你陪皇兄他们过几招,看你有没有长进?”转过脸看着八王,齐书则道:“八弟这点学识实在不敢出来献丑,我娘亲总说我太笨,学什么都比别人慢。”

“八弟为人谦和,实在难得,众兄弟就属你低调了。”齐远夸奖着。

这个时候的歌声变得越来越凄婉,人群中突然想起了太后不耐烦的声音,她骂道:“这个歌姬是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日子唱的都是什么曲子,那礼部是干什么吃的?”

太后的话的确有效,话毕歌声便停止,整个建和广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落雪也觉得这个日子唱这种曲子实在不合适,现在她担心那歌姬林婉会被割掉舌头,惹怒了太后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建和广场传来了一阵阵呵斥声,礼部尚书上前骂着歌姬,然后又不停的向太后道歉。

皇帝却很奇怪,今日的表演都是按照礼部的名单上来的,如果说错也不能怪歌姬。齐远皱着眉快步上前,那歌姬林婉吓得跪在了舞台之上,一张俏脸满是惊惶之色。

“你礼部主管典乐,歌姬唱歌也是按照你们的名单上来,我想问的是你礼部的演出名单可是出自歌姬之手?”这话一出,那礼部尚书吓得变了脸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那林婉所唱“离别歌”似乎与那盏灯笼上的故事有着某种关系,落雪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这一切难道又是有人安排的,人为制造这一出,究竟想表达什么呢?

“你起来吧,你们礼部的官员做事也该检查一下,什么该上台什么不该不是歌姬的事。”齐远显得有些生气,这些官员拿着俸禄都是吃屎了,礼部官员个个都低头不语。

不过,齐远不打算追究,骂了也就过了。

落雪的心也越来越乱,她有预感那个老妈妈一定会出现,必定又会引起什么事情来。落雪担忧的看了一眼可儿,她希望今夜是个好日子,别再发生事端就好了。

在太后身边的四皇子齐飞则看着这一幕,那高台上的女子长得还有几分姿色,歌声也很好。只是那歌中的意思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他也觉得今天这个日子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齐飞很期待,他就希望看到这样的乱局出现,特别是对皇帝不利的东西他都愿意看到。至于皇帝交给自己彻查望月血案的事情,心中也早就有了定夺,他一手策划的又岂会没有退路?

“母后,我觉得她唱的很好啊,歌声虽然凄婉了一点不过听上去还是不错的。”

太后没想到齐飞会这样说,这个齐飞又怎会知这歌中意思,太后自己虽然没有完全听进去但是接下来她却预测到会出现怎样的事情来。后宫生活几十年,经历如此多的风雨,她太后的故事罄竹难书。

“飞儿,这些歌姬口中所唱,你能保证不是含沙射影胡编乱造,以便蛊惑人心?”太后的声音变的严肃起来,齐飞知道了事情一定不寻常,如果事关自己的母亲他自然也希望那歌姬不要唱下去了。

“要不要将那歌姬拿下审讯一番?”齐飞指着高台上的林婉,林婉退在帐目后,香汗涔涔脸色苍白。

林婉也只是按照歌单上来献唱,至于唱什么她自己根本无法决定,她现在觉得自己惹了事恐怕小命不保。在这皇宫当歌姬四载,她林婉没有一天不提心吊胆的,一旦有重要节日身子抱恙也得上台献唱。

“拿下她干什么,你那皇帝哥哥都饶恕她了,轮得到我来治他的罪?”太后有些不悦的道。

皇后见了立刻赔笑道:“母后息怒,皇上一向赏罚分明,您老也别为这些歌声生气。您老生气,月儿也害怕的紧呢,别生气了好不好?”

太后对这个伍月儿倒是很喜欢,她说的话太后也算是听进去了,她叹了口气道:“早知道当日就该将你和飞儿婚配,我倒是觉得你两个合适在一起。”

这话一出,伍月儿和齐飞忍不住四目相接,瞬间又都别过了头。太后当着这两人的面说这番话,齐飞想一定是别有用心,那个伍家的势力在宫廷中一直不弱。齐飞至今也没有和伍家攀上半点交情,就是因为伍家的女儿是当今皇后,他有所忌惮。

“母后又拿这事开玩笑,皇子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月儿更好的女子,当今能够和皇上相比的也就四皇子了。”伍月儿的心还是属于皇帝的,因为皇帝在她的身体里可能留下了生命,一个未来的龙种。

齐飞则默不作声,这么多年他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暧昧关系,也从未将任何女子放在眼底。在齐飞的心中,追逐更高的东西才是他所想要的,即使有女人也不过是玩物。

皇后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皇帝令歌姬不用再唱曲,宫中礼乐以琴,鼓,箫等代替歌声。

齐远和落雪继续赏灯,除了这一盏花灯,他们似乎并未发现其余异常之灯。

只是林婉儿的声音刚停下,在礼乐队的音乐声停下后,不知道是从哪里再次传来了一阵苍老和凄婉的歌声来。这个声音如泣如诉,听上去让人难受,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齐远皱着眉,今天是谁在这里捣乱,那些禁军守卫都是干什么吃的?齐远心中的怒火被点燃,待今晚过后,他定要治人的罪。本是良宵美景,却被这些莫名的歌声扰乱了兴致,

目圆瞪,脸上的杀机毕现。她已无心再赏灯,现在只想杀人,把唱歌之人割了舌头再砍下脑袋来。

巴林右旗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当阳市妇幼保健院
云南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聊城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贵州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